惊喜亚非拉 之 小团队,大印象

坐在Regional office里,你可能会想象掌管几十个国家,应该是一种天下尽在眼底的感觉。每天应该有和不同国家的人交流,深浸在跨文化的互动和欣悦中。以我这两年半的经验,实话说,盘子越大,事情越多。当每个月甚至每周的数字不断更新的时候,生意不过是眼睛扫过后的一个留意罢了。国家的概念越来越淡漠,最后就逐渐地浓缩成了ppt上的国旗和柱形图上的一个bar。

国际化公司都擅长洗脑,无论哪个国家的人,在这样一个大corporate里说同样的语言,做同样的事情。服从同样的policy也自然内心都揣着同样的小心眼儿。有的时候,如果你没有去过那个国家,你也不太会体会的到人文区别。所以这么长时间,我似乎没有被所谓的大市场或大campaign惊艳到,反而感动我的却是一些所谓贫瘠的土地上人们和日复一日的坚持。

Turkmenistan土库曼斯坦,地图上我都不知道在哪儿的一个小国,今天戳中了我。

K君是中亚几个国家的区域经理,常年驻在哈萨克斯坦。每年可能会见到他3-4次,多是因为季度汇报。非常和蔼的一个老头儿,慈眉善目的。土国是今年年初才开发的市场。从每个月的项目进度表上,倒是有看到K君不断地更新。

今天早上收到K君群发的一封邮件,告诉大家第一单生意正式运作,我们在土国的运营也如此展开了。我见附件里有照片,于是打开看看。这个团队有十来人,大多三十上下的样子,很年轻很有活力。K君在邮件里说,这是一个全新的队伍,他们其中有些人在加入公司之前根本没听说过国际快递业务。然后相片里的他们,一起培训,一起搬office,穿着制服的小哥们更是笑的真诚。按理说这也就是无数常规沟通中的之一,但想到遥远的地方,没有特别多的所谓的总部的支持,默默无闻,自己开拓着生意。这个小小的队伍让我感觉非常温暖,充满希望。

诚然,在资源分配,抛头露脸的时候,我们总是盯着Key Market,大volume和big number充斥着我们的壮志雄心。就在精彩的云烟过去之后,有个地方扯了你的心一下。我想这就是corporate大环境里的humanity吧。

于是我在回复的邮件中写道:“期待这个年轻活力的团队,给我们带来更多成功的故事,Great Job Done!”

K君马上回复表示感谢。我知道这句谢谢中饱含了理解,支持与认可。At that moment, we are connected.

贝儿教练温馨提示:表达认可和感谢,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再微小不过的事儿。而它的背后,却承运着更大的力量,足以唤醒改变的力量。

剪报--朋友圈

有的时候,我们对生活不满;然而很多人做梦都想拥有你的生活。

农场里的孩子,望着天空中飞过的飞机,他希望自己可以坐上飞机。但是,开飞机的飞行员,向下看着农场,心里一心想着要回归农田回归家园。

这就是人生,享受你所拥有的... 如果财富是打开幸福之锁的钥匙,那么富人们应该在快乐地在街上跳舞。但在街上跳舞的却是穷孩子们。

如果权力可以给你安全,那么高官们应该放心地出现在公众场合,不用保镖。然而只有生活俭朴的人可以睡得安宁自在。

如果美丽和名气带来理想的爱情,明星们岂不应该拥有最完美的婚姻?

俭朴地生活,自在地行走,真实地相爱...幸福自然会来找你。

--谢谢Racha的分享

突如其来的中年危机

老徐应该是我们这代人的偶像之一,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已经记得模模糊糊了;但曾一度,我每天看她的博客,然后时不时看看她的电影,然后记得她去美国上语言班,然后好像突然就消失了。为什么喜欢她也是跟个人成长有点关系的。偶像崇拜的初期,总是简单地因为长相,然后自己成长了,就发现喜欢的偶像越来越要有内涵,至少有趣,并且进步变化着。所以如果我说现在我的偶像是梁文道,你们别鄙视我。

 

说回正题,在周一的下午,我看了一段2014年徐静蕾录的锵锵三人行,于是好奇地google了一下老徐的生日,妈呀,人家都42岁了。记忆中的我们(老徐和我)还都是二十几岁的模样呢。我不知道中年危机是怎么样的症状,但那一刻,我的确感到突兀+惊讶+恐慌+想大叫WTF。这应该是中年危机的初期反应吧。于是,我溜达到厨房,想找些comforting的食物,因为美好的味觉体验可以使某种化学元素在大脑呈现愉悦感。在一听可乐,半包薯片,一小块巧克力以及若干坚果过后,我的肠胃给了我与预期相反的感受--难受。

 

好吧,我又搜了个《开讲》节目继续看老徐,她还是那个看上去很真实的北京大妞。讲到青春,讲到遗憾。刚才那些应该称之为本能的对于年纪大的反应,逐步深入到理性层面。是啊,将近40岁是怎么一个概念?

我想起二十多岁的时候,熬夜奋斗,加班加点,没什么钱但精神财富丰富得流油,如果老板不是穿着Prada的女王都对不起我要求被虐的上进心。

我想起30岁的时候心心念念地想去一个公司,那种日思夜想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了。我想起每年的Review都豪情壮志地立下目标,然后像脑门儿上扎了“奋斗”头巾的武士。最喜欢的词是“力挽狂澜”。

自从过了30岁,我似乎不再执着于减肥,或者说照顾好感官享受要比看秤上的数字让我心动。我更喜欢一个人,一杯酒,安静地度过一个晚上;夜店K歌已经从Agenda上退居若干线。慢慢地,人也平和了。本以为年龄越长越麻木,相反的,我觉得年纪越大越善感。以前没怎么因为听一首歌而感动到落泪,现在每每参加婚礼我都比新娘还动情,以至于有些画面太美而不敢看。

 

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喜欢回首,回忆这事儿无论如何总是落下伤感的结局,无论美好与否。我经常鼓励我爸妈说他们六十多岁是壮年,但不可否认,如果只用数字来衡量的话,40岁也的确正好在一生之中。我渐渐觉得,前面的一半,我们努力构建的所谓人生观,视野,价值取向;在这个中点开始逐步地慢慢推翻一些次要的,核心的正在浮出水面并且固化。我开始明确自己的方向,喜好,如果回顾不能帮我吸收正能量,那就Move forward吧。

 

如果说中年危机的标志问题是:人生的意义何在?那么我真的开始思考了。特朗普上台的正面影响是:年龄永远不是停止奋斗的借口。在这个莫名panic的晚上,我定下个目标:把这段关于人到中年的思考继续写下去,希望坚持到不惑之年,能找到答案。